风吹了那少年

less is more.

 

最美是曾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初遇雏菊,是在一个阴天,大雨将至。百无聊赖的周末早上,刚刚起床还来不及刷牙,第一反应就是打开电视机,就看见全智贤站在屋檐下轻轻的呓语,“又下雨了,不喜欢带雨伞的我,像这样每次下雨,总要找避雨的地方。可能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反正弄湿了也没有人担心我。所以,没有雨伞也无所谓。爷爷常说别担心,雨总是会停的,雨后的阳光会更加灿烂,终有一天,你会找到意中人的。我还在等待着我的初恋。雨终归是会停的,但我也不至于相信这一瞬间会出现我的初恋。”目光从此不能移开,就这样沦陷这个清新的故事。

每次一看到最后朴义抱着中弹的慧英失声痛哭,“我们重新开始,不要死,不要死。”那撕心裂肺的喊声响彻在整个广场上,就忍不住跟着剧中的朴义一起落泪。看着他在楼顶读着慧英的唇语,放下手枪停止无谓的暗杀,却不想刚和所爱的人相认,结果一个相拥就此天人相隔。

喜欢朴义为慧英建筑的小桥,喜欢他每天送慧英一盆雏菊花,默默地在暗处关注她的一举一动,隔着遥远的距离和她一起“享用”咖啡,对着远处广场正在抿咖啡的慧英说,“干杯。”然后嘴角上扬的样子。为她学习画画,为她学习唇语,为她愿意过安定的生活,安静不打扰的爱,如果不是因为慧英第一次中弹我想朴义会永远都在身后默默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她,而让正佑继续隐瞒自己的“身份”假装是那个送花造桥的人接近慧英,他会因自己的“你是警察而我是杀手,你是好人而我是坏人”想法而继续与慧英保持距离。

看到雏菊这个故事是在初中时候,还爱做梦的年纪,自然会幻想能够遇到一个像朴义一样的男人,隐忍体贴温柔有爱,也想要得到一份像雏菊这样隽永而清新的爱情。但是现实中我的青春却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最最普通的日子,没有太多惊鸿一瞥和轰轰烈烈的情感。我仅仅是在开始走向成熟的年纪,在某一天遇见一个微笑,如此,便想瞬间与你走向白发苍苍,没有成人世界里太多利益纠葛和纷争,我喜欢你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那天阳光很好,你走近我时阳光灿烂地洒在你身上,你轻扬嘴角,我便觉得,“这就是了”。如此,无关其他。

而朴义爱上慧英的瞬间,我想大概是她在作画,那一大片雏菊花海的中间,佳人如斯,她为那些美好的风景所心动,却不知花海中的自己比那风景更令那个男人动心。

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我遇到你了,那一瞬间决定的爱情,无关其他。即使后来了解到的你与想象中有所差别,但仍旧是我爱的模样。我们的爱情往往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再把这些美好的情节投影在那个人身上。就像有的影迷看了雏菊之后会说,慧英爱的其实不是正佑也不是朴义,她爱的仅仅是那盆雏菊,至于送花人到底是谁其实无关紧要,因为对初恋美好的期待所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不去深究到底谁才是自己一直在等候的人。也许有那么一点道理,但我更愿意相信慧英爱的人是朴义,因为她期待的那个人的模样,恰恰就是朴义的样子。她说,那个人会是怎样的人呢,我想一定会是一个守旧的人。而朴义使用的是老式的手枪,他说,我是一个守旧的人。这点从他爱古典音乐而正佑却喜欢流行乐就可见端倪。

慧英对正佑的所谓了解都只是把他当成了送花人的基础上,她以为她爱的是正佑,却不知她爱的只是那些相似的外表,而那个真正的灵魂躲在暗处紧握拳头忍住即将失去她的苦痛。

影片最后定格在他们三人开头一起在镜头出现的画面,雨过天晴,慧英匆忙离去,正佑和自己的同事也紧随其后离开,只剩下朴义举着打算送给慧英的雏菊花盛着沿着屋檐落下的雨水,“Flower!”

最美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No matter how,the future can be changed.如果能够再来一次,只希望你再勇敢一些,走近她,不要让她那么难过,不要让她在承受那么多痛苦之后才终于在茫茫人海认出你。命定的爱人。

晚安。最亲爱的你。

  9
评论
热度(9)
  1. 西岭雪风吹了那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西岭雪风吹了那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

© 风吹了那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