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了那少年

less is more.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下)

惠子和我住在了一起,一个很小的单间。离她新的工作地点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但她说,身边有一个熟悉的人才能觉得安全。

我能懂,像溺水的人哪怕抓住了浮萍,都会觉得有了生的希望。

我很少见到她再抱怨什么,哪怕有什么不愉快她都能笑嘻嘻地说,哈哈我是天才,这个算什么。

新的工作她干得顺风顺水,两年多的时间她还清了家里欠下的债,也升了职。她搬出了我们的小公寓,走的那天是雨天,我说改天再走吧,她说之后要出差,怕赶不及了。我送她到楼下,搬家公司在楼下等着,她上了车,跟我摆了摆手,说上去吧。我说好。然后我站在原地看着车开远。想起了小时候我和她一起看过的蓝色生死恋。恩熙站在原地看着俊熙他们的车开远,来不及说再见而落泪的模样。那大概是2001年。

不知不觉我们也已经认识这么久了。我突然感觉怅然若失。转身回到公寓才发现她漏了一个小皮箱,我发了微信,你东西落了,那个格子小皮箱。她几乎是立刻就回了,那先放着吧,都是春天的衣服,还用不着,我之后再跟你拿。好。

直到她离开广州,那箱衣服依然放在我的公寓,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几乎是突然的,她打电话跟我说,要回老家去了。

地铁里的嘈杂人声让我很难听清她的声音,我说你等等。于是在最近的一站下了地铁,顺着人流走出地铁口,在出口不远的地方我回拨了电话。

她说,父母在老家帮她找了份工作,要她回去。

怎么这么突然?我一时间难以接受。

不突然了,他们一直觉得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好,一直劝我呢。

那你现在的工作怎么办,你做得那么好。

他们也老了,是时候回去陪陪他们了。

我能想象电话里头她强颜欢笑的样子。

我抬起头,看着已经亮起万家灯火的夜幕下的广州,行人们行色匆匆,然后慢慢踱着步,走到下一个地铁口才回神,嗯,还有一堆报表等着我处理。竟然,没有多余的时间允许我挥霍,用来感伤。

我只记得我对她说,好好照顾自己。

我们拼尽全力,一直努力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都好,就是不要和从前一样,但好像不管做到如何,好像都很容易就被什么困住,然后打回原形。我一直希望惠子变大变强,最大的原因其实也很自私,因为我希望那么努力又聪明的她可以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你看,我可以,你也行。

可是她就这样走了,像不曾来过一样。这座城市那么大,大到可以容纳很多很多人的梦想,但也大到可以轻易就忘记一个人的奋斗。它很忙,所以没空去记住一个人的历程,它不会记得有个女孩在这里流过泪,也不会记得有个女孩站在夜空下述说自己的梦想。

我们看过很多电影,或完美或遗憾的结局。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归到千疮百孔的又美丽无比的生活本身。

我很早就觉得这是生活的本质。初中时候还会说,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变成曾经最厌恶的大人的模样。但现在我才觉得幼稚的是当时的我们。因为无知所以才会觉得成长是一种倒退。

知道生活的难处,然后用尽全力去战胜。我以为可以这样的。但有些事,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得到的。比如惠子。她再怎么美丽,最后握着她的手走进婚姻的是那个在相亲认识的容貌平常但可靠的男人,而不是十六岁无所畏惧坦荡地说“我喜欢你,但不能跟你一起”的林翊,也不是二十一岁意气风发、志同道合的搭档,更不会是二十三岁那个体贴入微温暖如春的好同事。他们都早就成为了别人的男人,由另一个人一起见证着幸福的模样。

她再怎么能干,也免不了在父母的期待下,放弃自己的最爱,回到那个小镇,做最乖巧的女儿。“那也是幸福吧,虽然生活也许会变成一池死水。”电话里的她轻轻叹气。

也许生命很长,但早点认识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愿以偿,也许就会在余下的时间更加努力,因为至少可以留下一点璀璨的回忆。哪怕以后会更悲伤。

后来的后来,我听到了一首歌——《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整个脑中只想着一了百了,一定是因为对于活着这件事太过认真了。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是因为还没遇见你。像你这样的人存在这世界上,让我稍微地对这世界感到喜欢。像你这样的人存在这世界上,让我稍微地对这世界有了期待。”我真的哭了。我把歌推荐给惠子。

她说,真好。

来日为你幸福鼓掌的,也许还有今天努力的我。因为人生太短,生活太美,才会觉得分秒必争。每个人每时每刻的选择造就了这样的我们,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偿所愿,但也许上帝在安排的时候,就已经把最好的给了我们,剩下的,他希望我们自己去争取。只是他一直希望让我们自己去发现这个道理。只是还没到达,并不代表不存在那个最灿烂的未来。

(完)


 
 
评论

© 风吹了那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