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了那少年

less is more.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上)

惠子在电话里跟我说她今天去相亲的时候,我正煮好泡面,打开下载好的电影,打算边吃边看来着。

可是这个消息却突如其来地打乱了我原先悠哉悠哉的计划。

“那你怎么想的?”我问。

“对方还不错啦,虽然第一眼看上去不是喜欢的类型,但就这么相处看看吧,没准能成。”惠子故作轻松地回应。

“嗯……以前你还说打死也不会走上相亲这条路的。”

“嗯,人都是会变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真的随心所欲,什么都得偿所愿,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嗯,就是这样,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挂了电话,我反复呢喃这句,突然就矫情地哭了。

我知道惠子的梦想,住在一个有落地窗的大房子,有穿着白衬衣的爱人,一条狗,一年一次的旅行。他们相爱,他们相伴,他们老去,一切顺其自然。

曾经她拉着我的手在傍晚放学后还蹲坐在球场看同班的林翊打球,然后天黑了,男孩跑过来笑嘻嘻地说怎么还不回家。惠子可以很自在毫不掩饰地说,要等你啊。带着十六岁女生清亮的嗓音,然后林翊笑起来,那我送你们回家吧。那时他们没有在一起,但彼此的喜欢也都是坦荡的。记得最深的一次,是有一次班赛,比赛结束后他双手搭在惠子肩上,从背后推着她穿过人群,笑嘻嘻地要带她去吃冰激凌。我看见有些女生很是羡慕地看着走在前面的惠子。那时的她张扬美丽,毫不低调地表明自己和那个追风少年的亲密。但他们最终没有在一起,却成了最好的朋友。

惠子说林翊说过喜欢她,但如果在一起会觉得很别扭,所以他说他的喜欢就只会到好朋友这个阶段。惠子说她有一次做梦梦见自己和林翊在一起了,但是林翊花在篮球上的时间比陪她还多,然后他们不断吵架,然后就分手了。

“这样挺好的。”十七岁的惠子对我说。

可是二十岁的惠子对我说,她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过林翊,最近一次联系还是一年前的同学会,林翊在QQ上回她说太忙,应该不会过去。

十三岁到十八岁,他们从初中到高中,算是青梅竹马,曾经亲密无间,但最终失散人海。

二十一岁的惠子,喜欢上校园营销比赛的搭档,在长达半年的朝夕相对,她对我雀跃地说,很少遇到跟她这么心灵相通的人。他们一起为一个项目熬夜、一起讨论、一起修改方案。惠子生日的时候,男生送了她一株常青藤,惠子发了微博,配文写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男孩点了赞。

“后来怎么样了?”我八卦地问道。

“就那样,聊着聊着就淡了。”惠子笑嘻嘻地说,“也不是不难过,但我不好意思问,他也一直没开口,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二十三的惠子,喜欢上同公司的同事,因为一次出差胃疼,那个男生为她跑前跑后,于是暗生情愫。但没过多久惠子就发现原来同事有一个交往稳定、即将迎娶的女友。

“我一直情路不顺呢。”还很年轻的她皱着眉头,却依旧是百看不厌的好看。

很多不熟悉她的人,都觉得她高贵冷艳,不易相处,人生应该一帆风顺。但我知道,真正的她是什么样子,也知道她经历过什么。曾经因为被合作伙伴陷害而一个人在深夜广州街头哭得一塌糊涂,而那时候她家里的生意又遇到不顺,几乎是从衣食无忧的大小姐变成一穷二白的打工妹,偏偏又因为轻信他人而丢了工作。我去接她的时候,她趴在我肩头只说了一句,为什么会这样子。

是啊,为什么会这样子。上天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爱,让我们理所当然地觉得生活就是这样明亮的,可是有一天它收走了赐予你的,你才会问为什么会这样子。你知道最残酷的是什么吗?就是给过你最美好的,然后再告诉你这些都不是你的。

十五岁到二十三岁,惠子最大的挫折也不过就是一直不能如愿以偿地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连高考数学最后一道大题不会她也依旧可以顺利地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她一直这样,张扬美丽却有底气。

可是二十三岁后半期的她,一无所有。就此跌落神坛。

她曾经最想去的地方就是伦敦。可是后来的她,省吃俭用也只能窘迫地发现自己最远也不过是在中国的某个景点逛一圈。

生活从最开始的五彩斑斓回归柴米油盐,她才知道原来人生有那么多的“不得不”。


 
 
评论

© 风吹了那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