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了那少年

less is more.

 

我曾经以为的,我对一些人和事并无想象中看重,就意味着对我而言并不重要。但其实遇见的那些匆匆过客,还有人情世故,他们,都一点点成就了今天的我。

明朗而阴郁地活着。

深夜睡不着就讲个故事吧,全当晚安。

Part1「红衣服的女孩」

今晚洗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以前家乡住着的一个女孩,眼睛斜吊着,面色总是阴沉让人有本能的疏远,穿着一件旧旧的红色衣服。我对她之所以有印象是发现每次寒暑假回家遇到她她都会一直看着我,后来也听到大人提起她父母有一方是智障,所以她看上去也有点不聪明,而且平时喜欢偷别人家的衣服所以不怎么招人待见。她还有个弟弟,长相透着一股邪气,眼睛很大,成天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他会朝人扔石头,骂脏话,故意弄坏别人家的东西。总之,是很让人不喜欢的一对姐弟。

有一次我站在庭院和叔叔聊着天,在看不见的视线里叔叔突然冲过去,揪住一个小孩,大声地呵斥对方,我忘了叔叔是打了她一巴掌还是捏了她的脸,我才看清就是那个红衣服女孩,而她也定定地一直直勾勾盯着我,我一愣,却永远记住了那个眼神,大概有懊恼和不甘吧。

在叔叔的呵斥声中我才知道她又来偷衣服,刚好被叔叔逮个正着。她甩开叔叔的手,看着我,然后迅速跑开。

大概是第二年的春节,我随爸妈回老家过年。大概是除夕那天,我牵着堂弟的手去小店买饮料,回去的路上路过一个铺面,有个人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撞到我跟前,我“嗬”地刹住脚步,竟然又是那个女孩,她炫耀地把手里的钱铺成扇面卖弄地推到我面前,然后又迅速地收起,还说了一句但我听不大清。只是一瞬间的动作,我觉得莫名其妙对她冷笑了一下,拉了小表弟的手走回家。

那时候很有优越感地想,要让我羡慕你,做梦!压岁钱都不知道比你多多少倍!

她一直对我怀有敌意,至少在我看来。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小堂弟是老家部落里最可爱的小孩,每个人见到都会停下来逗他讨他的问好,我也见过那个女孩拿着一堆零食逗他想让他叫姐姐,但是我堂弟只认我一个姐姐所以不曾松口唤她。加上因为父母在城里工作,所以我穿的衣服也看上去比她们还要光鲜一点,至少在以前是这样。

我能想到的足以引起她对我敌意的原因,虽然幼稚。

后来不知道过了几年,渐渐少见她了,连她弟弟也没见到,一问之下,大人们说嫁人了。 啊她才多大啊?十六,也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了,不然她父母怎么可能还养她。那…嫁给谁了?xxx,三十多岁还没找到老婆。

还在读书的我不禁一阵凄然。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再一次想起她,事隔经年,她对我也并非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偶然间会为童年的优越感而心生愧疚,也许大部分小孩子是纯真的,可也有更单纯的自私和虚荣。

Part2「下回再续」 
(图片来源搜狗壁纸)

 
 
评论

© 风吹了那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