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了那少年

less is more.

 

青葱年岁里最温柔的想念

I meet you,like an epic.(我遇见你,像诗一样美好)

突然间非常想念你。

并不是非常好的天气,没有和风细雨,没有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挤进窗台,也没有安然走在林荫大道上,随着光线忽明忽暗的变化渐渐温柔起的心情。

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午后,经过长时间的困倦午睡,头脑疲倦地有些发胀,明明是灰蒙蒙的天,回忆起来却觉得有雨过天晴的明朗,阳光那么温暖,让人不得不在太过耀眼的光线中眯起双眼。

盘起双腿,头昏沉地搭在手上,再次陷入刚刚的梦境。重回小学,再难寻觅当初相似的场景。恍惚中想起似乎还和主任打了招呼,跟一群应该是非常熟悉亲近的朋友重游校园,醒来时却记不大清对方的容貌。多像我们远逝的旧日时光,原本应该是如数家珍的清晰记忆,却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模糊了焦点。

起身后随手翻开那本《你好,旧时光》,跳跃地一章一章读过去。

视线停留在最后一页。 

八月长安的文字依旧优美温暖,三言两语便拨动读者心弦。

“我没有多少清晰的记忆,恰好每个片段都有你。时光像琥珀,凝结在一起,光阴分不清前后顺序,丢下我的少年,你静静睡在琥珀里。”

你轻扬嘴角浅笑的模样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你并不是活在我旧时光里的人物,但与你之间的时空距离却遥远得似乎比我已经经历过的流年还要长远。

当你在球场上恣意奔跑时,我也许正捧着一本书暗无天日地背诵着;当你和同伴为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而追赶红了脸庞时,我可能和朋友正嘻嘻哈哈地谈天说地;当我一个人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听着广播里放着的五月天的音乐时,你或许因为昨晚熬夜而枕着手臂在课桌上呼呼大睡;当我因为一道数学题解算不出来而懊恼时,你可能正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看着电影。

也许你也会在课堂上趁着回答问题光明正大地望着你喜欢的女生,看着她的秀发被照射进来的阳光圈出柔和的轮廓而温柔地笑了起来……

那些我们一个人成长起来的岁月里,从来就没有对方的身影。

你在世界的那端,而我在这里,交错时空里看不出有任何交集。

然而一面之缘的相遇。惊鸿一瞥,从此再难忘怀,尽管未曾熟悉,尽管转瞬间我们便失散在茫茫人海,尽管再相逢时你已与你所爱之人十指相扣。

“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怀念你。直到你来,直到我们路过千山万水再次遇见。”

总是很轻易就陷入回忆中难以自拔。在每一个听雨的时刻,当雨滴溅落在水洼上扩散出一圈圈涟漪,在每一个雾气氤氲的早晨,当湿润的水汽沾湿了衣襟,在每一个飞机驶过的天空,当云被牵引成绵绵长线,在每一个喧嚣的夜晚,当烟花盛绽的美丽耀眼了深邃的黑暗,在每一个闲暇的午后,当轻快的音乐萦绕在耳畔温柔了心绪。

记得最深刻是大一一次和室友逛街突逢大雨,拿着传单挡在头顶,在雨中急速奔跑,狼狈却让我觉得美好,看着面前驶过的公交车,内心温暖,幻想下一个站口就会看见你从拥挤的车厢走下,于是再度想念第一次与你见面时你礼貌的笑容和招呼,不是那种一笑起来就觉得阳光落在你脸上的灿烂的笑容,而是安静温柔的浅笑,如三月和煦日光,温暖了我那一早晨的时光。

时间的列车穿过寂寞的隧道,疾速前行,窗外的风景一掠而过,还来不及定格便变成一条条由原点出发的射线,进入眼眸的只是仓促模糊的线条而不再是具体的物象。我与你的匆匆一瞥,此后两年三面,最初的心绪早已平静,而记忆中的完美少年也早已面目全非。我可惜,却更多庆幸。

当道别多年后的再度重逢,由陌生到熟悉再到点头之交。

我才终于从当局者变成冷静的旁观者,精细地用手术刀剖析对你的心绪,却发现早已消失殆尽。你并不特别,却曾让我幼稚地以为世间万物都比不过你浅浅一笑,做过太多现在回想起都会无语的往事,但我仍旧喜欢那时无知无畏的自己,我想我其实怀念的并不是你,而是我太美好又太短暂的大一,恰好那段时光的标签里,最不能忽略无视掉的,就是你的身影。

后来的我不断疑惑,对你是真的喜欢还是因为开始一个人面对一座陌生的城市,而你恰好是连接陌生与熟悉的那个人,所以对你才有一见如故的信任和依赖,但答案都已经不重要了,对你全无牵挂与企盼,也无心挂念你近况,我只是偶尔在最念旧的时候会突然想起,有过一个美好少年的回忆,尽管这美好出于想象而不真实。你并不需要我的祝福,我也不想敷衍客气地与你道贺。毕竟最后一次的相遇,因为看到了最真实的一面而让我从此对你失望透顶。面目狰狞,被毁掉的珍惜。

在现实里,时光的流转有时就像电视情节惯用的手法那样残酷,不管时间如何流逝,故事如何百转千回,只要打上一个X年后,所有曲折通通可以被省略,简单得不起任何涟漪,时光的湖一直平静。而你我终究失散,有过怨怼,因为对你仰视太高而卑微了自己。

但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

真好。

不曾拥有过你,才能有最美好的模样常留在我心中,那样温和的你,莽撞的我,再也不会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因你是最无辜的一堵白墙,将我所有关于爱与美好的涂鸦一并投射在你身上,最后却变成青春里的“牛皮癣”。不曾将你的名字刻成刺青刺在胸口,所以至始至终都不能说出“我爱你”或者“爱过”这样的言语,记忆不荒芜,因为每个人都注定孤独,而走向孤独,是生命的必修课。

安,好梦。


 
评论

© 风吹了那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