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了那少年

less is more.

 

1月30日至3月6日

 

知己难求

 

竟然没想过

 

看着冲上云霄的烟火,耳机里刚刚好传来“一旦错过,就难以重来”的歌声,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好像,我一直都是那个我,又已经不是那个我了。

 

Part1 若年岁增长而认知还停留在十几二十岁时,就只能一次又一次重蹈覆辙,在每次痛哭,怨怼后,再度沉沦在对自己一无是处的痛苦中。
Part2 是不是小孩子所以不懂得那句话代表的含义。“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以及“我们曾和爱情靠得那么近。”这两句话是否真的不知道所表达的意义。
Part3 如果那天火锅某君没突然这么说,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和心里反复上演的小剧场了,青皮呀~
Part4 立春后的这几天,暖阳很让人舒服。
Part5 沿途要记得带我归家。

 

原来那个梦的意义是,庆幸那个人不是我

 

喂,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上午8:35,闹钟准时响起,眯着眼睛听声辨位,在被窝摸索一番后,勉强撑起眼皮,按下停止键,继续蒙头大睡。太后一边用她中气十足的大嗓门「来,把药喝了」一边端着药水走进房间。
似乎闹钟的功能已经从叫醒我变成提醒娘亲——「你女儿该吃药了。」
缩回被窝,脑子已经清醒一半,想起暂停的梦境,又闭上眼想集中精力回到那个场景里。
梦境里,正襟危坐的面试官问道,「你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做梦。」脱口而出才惊觉这不是该有的答案,「啊不是,是……」如鲠在喉,是什么呢?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面试官的身影也渐渐消失了,然后穿越到我骑着脚踏车载着妹妹和另一个人的画面。
所以,我喜欢的是什么呢?
摇了摇头。
想看清楚梦中单车后座素...

 

1月1日。
本来没心没肺过得很开心,但后来竟有点难过。
因为……我听到了那三个答案。
“我们不是一国的。”他们在那个灯塔下说。
“我们很相爱。”他牵着她的手对全世界说。
“我做到了。”她很骄傲地在那个美食店说。
他们和他的未来,都没有我。
我把我的,拱手相让给她,不过好笑的是,那本来也不是我的。
然后想想又觉得自己很好笑。安啦。
想想我最后赴的是谁的约就也懂我和他们是相互舍弃的关系。
再想想那个梦境,虽有不甘但真的已与我无关。
再看看她,也许讨厌的原因之一,一直不愿意承认的是,我嫉妒。
哎呀,新年要更加坦诚面对自己的心啊!
犯错并不丢脸,丢脸的是因为怕丢脸而不敢改正错误还硬着头皮不去纠正。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有一点点的疲倦。刚醒来敲打了几行字,又昏昏沉沉地爬上床,以不舒服的姿态躺着,竟很快就进入梦乡。我近来越发觉得,大概我的身体在熟睡时又去游历了另一个宇宙时空。最近常常梦见不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却偏偏在梦境之中有极清楚的人物背景和轮廓,就连交往都清清楚楚地有你来我往的痕迹。

那些出现在我梦境中的人,是否我也一样出现在他们的梦境之中。

有一些事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却总是找也找不到更好的答案。又想起了《Boston》里的那一句:I think I need a sunrise,I'm tired of the sunset.I hear it's nice in the summer,some...

 

分享许美静的单曲《盖被》: http://163.fm/3r4Mpco  (来自@网易云音乐)大概喜欢的歌喜欢的人喜欢的事冷暖自知就好,不必一一诉说

 

© 风吹了那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